Monday Sep 26, 2022

80岁电子竞技世界冠军:拼尽全力年龄不是万能借口

1943年出生的艾比·博格(Abbe Borg)是目前世界上年龄最大的电子竞技世界冠军。2019年的他获得了DreamHack老年人锦标赛《CS:GO》职业赛项目的世界冠军。博格认为,年龄不是阻碍人们掌握、精通一项技能,使自己变得更好的万能借口。电子竞技帮助了人们,人们因电竞变得更好。时至今日,博格依旧活跃在社交媒体上。

艾比·博格(Abbe Borg)1943年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本职工作是雕塑艺术家。2017年的他勇敢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开始尝试第一人称射击游戏《CS:GO》。几位对电子竞技同样感兴趣的瑞典老人一拍即合,银色狙击手战队就这样成立。

作为艺术家的博格平常就喜欢自己捣鼓东西,他能够用纸、旧书、餐巾、石头、金属片等任何东西进行雕塑。一次跟孙女的“互动”让他接触到了电子竞技,自那时候起博格便立刻爱上了电子竞技。博格认为电子竞技能够使手指变得更为灵活,而且电竞比赛能让博格这样的老人更加投入。此外,博格还发现,通过电子竞技,他能够和孙女及年轻人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

年轻人在电子竞技赛场占据天然的优势,但年龄所沉淀出的经验也非常重要。耐心是博格的座右铭,博格在比赛中时刻保持谨慎,艺术从业者的经历又使他深知比赛和打磨艺术品一样不能着急。“任何时候都要拼劲全力,年龄不是万能借口,”他说。

2019年,博格(左二)获得了DreamHack老年人锦标赛《CS:GO》职业赛项目的世界冠军

4、5年前了解《CS:GO》项目后,博格顺理成章开通了自己的直播频道。大多数15至25岁的职业玩家下播后,博格就开始了每天的直播日常。年龄对博格而言一点不成问题,每天大约2小时的游玩是博格的“训练课程”,他以此提高自身技能,随时随地保持警觉。而且他还会复盘自己的比赛找出不足。与更好的人一起进步,这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博格坦言自己还需要更多训练,但在这段旅程中收获的乐趣最多。训练过程中,博格发现了自己的“特殊能力”,吹口哨来模仿鸟类:电竞赛场上,锁定目标准备实施“精确打击”时,对手往往就能在“临终”前听到博格的哨声。年龄赋予博格更为成熟的耐心和经验,也给了他更为认真的职业态度。

“电子竞技最迷人之处在于它能够与青少年和更年轻的玩家产生‘交集’。我这样年纪的人已经和年轻一代脱节。电子竞技弥合了我们这两代人之间的巨大鸿沟。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与年轻一代进行互动和联系,产生的好奇心又驱使我不断学习、了解并掌握新东西。为了克服年龄和经验上的差距,我开始进入电竞圈子,”博格说:“接下来我成了银色狙击手战队的队员,随后的事情大家都已经了解,我们获得了冠军。疯狂的粉丝们尖叫、呐喊、为我们鼓掌欢呼。冠军之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我们输了很多场,但却一直努力。世界冠军的滋味我希望再次品尝。”

退役后的博格和大多数电竞选手一样,选择了继续直播的方式。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博格更加游刃有余,以直播作为日常训练的他依旧在社交媒体上活跃。除每周5天、每天4小时的直播外,剩下的时间博格选择与家人在一起。

年近70岁的博格了解到电竞项目的基础后,通过持之以恒的训练加入战队,参加比赛,最终获得了世界冠军。他说,电子竞技对所有人而言都没有年龄门槛和上限。人重要的是要有迈出那一步的勇气,坚信自己,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科学训练、坚持练习、保持耐心。电子竞技最大的乐趣就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进来,而且没有人刚入门就是最好的。慢慢练习,年龄仅仅代表数字,所以人永远能够尝试一些新鲜事物。投入时间和精力去掌握、精通一项技能时,努力会得到回报。还有别忘了乐在其中。

1943年出生的艾比·博格依旧追逐着潮流,依旧希望再次夺得电竞世界冠军。

博格也呼吁老年人电子竞技的发展。老年人没有支持不可能接触到电子竞技。他们可能很感兴趣,但就是含羞、不敢尝试,不愿捅破那层窗户纸。他说:“我希望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观看电子竞技比赛并学着尝试。我们需要给他们勇气,自己家人、孩子及孙子也要支持他们。现在德国、俄罗斯、乌克兰、葡萄牙、瑞典、芬兰,到处都有老年人电竞战队。”

“现在我的手指没问题。我以前手总是感觉到疼,现在不疼了。电子竞技还锻炼了我的手眼协调能力。我的反应比以前更快,自己感觉很好。自从开始尝试电子竞技并全身心投入,我就好像获得了年轻人的那股精气神,自己一点也不觉得累。一切都与输赢无关,但电竞的确帮助了我,”博格说:“电子竞技还能够使我的大脑时刻保持活跃。就像其他选手一样,我需要通过每天训练来提高自身技能:我可能比现在的大多数人都年长,但我想证明年龄不是万能借口,人们任何时候都能够掌握、精通一项技能,让自己变得更好。此外,电子竞技还提高了我的大局观、战术思维和反应能力。我能够制定策略,学会了如何躲避敌人,反应速度也会更快。沟通更是关键,一个队伍有五名成员。每个成员都有不同的想法,他们就好比手指,但我们必须像拳头一样握紧亲密合作。”

“如果一个孩子想励志进入电竞行业,过5年后再问,”他认为现在的全职直播行业是一项极其繁重的工作。见过电竞业者有时不间断的直播10-15个小时后,他发出了感慨:“台前就这么长时间,台下还要剪辑,耗时会更久,”他说:“如果一个孩子希望成为一名职业电竞玩家,那当然很好。但过几年再问他们。”

博格:“与我同场竞技的不是我的敌人,只是我的对手。比赛结束,大家摘下耳机,就成为了朋友。”

尽管博格担心投入时间过长会产生的疲劳等问题,但他表示电子竞技并非是不健康或消极的代名词。他也不认为电子竞技会助长暴力或激发出人们最坏的一面。“大多是积极的、向善的,有人总拿电子竞技中的暴力因素说事儿,但现实生活中的暴力比虚拟世界中更多。不喜欢暴力,那么还有许多其他类型可以尝试。这是我的看法。与我同场竞技的不是我的敌人,只是我的对手。比赛结束,大家摘下耳机,就成为了朋友,” 他说。

现在的博格憧憬着新的赛场,视力手术恢复期的他计划在2周内开始恢复训练,虽然之前只能看到阴影,但他一直等待着两周之后上场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