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 30, 2022

广州一家游戏公司破产“失败”;某棋牌平台涉案赌资 11 亿多人获刑

一周说「法」系列文章将搜集当期游戏行业的相关资讯,并以法律角度进行盘点和解读。

根据谷歌 4 月官方政策解读,如果开发者的应用里面有类似博弈、模拟博弈和 Casino 等元素在内的话,必须要满足中东地区的法律要求才能上架中东地区,否则应用在中东地区的 Google Play 即使是上架状态也不会展示给当地的用户,换句话说,就是不符合政策的应用,当地用户无法在 Google Play 商店搜索到该应用。如果应用上架时勾选了全球市场,除了中东以外的地区不会受到影响,用户可以正常搜索和下载开发者的应用。

除了游戏类以外,中东地区还对应用类做出了要求,如果应用内相关活动内容涉及到包含转盘、筹码等等元素也是不符合政策规定的,涉及这些内容的应用有被下架的风险。

2021 年底,谷歌就对 slots 类型游戏在中东地区上架做出了相关限制;而此次根据 Google Play 最新的中东地区发行政策,各类模拟赌博游戏在触碰涉赌红线导致不符合中东地区相关法律法规的都将无法上架。因此国内游戏公司在出海中东地区时,应更加重视对中东地区相关法律法规的理解,并及时对产品进行相关调整。

6 月 14 日,网传深圳某公司因与产品方的纠纷,深陷舆论漩涡。业内的信息源较为混乱,既有非法集资,又有知识产权侵权、无版号经营。目前官方也未回应上述信息。关于无版号经营游戏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我们有以下观点。

《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第五十一条规定, 擅自上网出版网络游戏,根据《出版管理条例》第六十一条、《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的规定,由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法定职权予以取缔……;已经触犯刑法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

而《出版管理条例》第六十一条又同时规定了, 擅自从事出版物的出版、印刷或者复制、进口、发行业务,由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法定职权予以取缔;将依照刑法关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如果游戏厂商在无版号的情况下运营游戏,是否会构成非法经营罪?

非法经营罪是一个受到严格限制的刑法罪名,针对的是狭义的法律或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而不能无限地扩大对其适用范围的理解。构成非法经营罪必须同时符合两个构成要件:

② 必须达到 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的适用,应当根据相关行为是否具有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前三项规定的非法经营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和刑事处罚必要性进行判断。

另外,根据现在政法系统对于营商环境的支持,实践中必须严格认定 非法经营罪 ,不能无限地扩大对其适用范围的理解,如果可以通过行政处罚手段而达到惩治目的的情况下,则没有必要上升到刑罚层面。因此,即使游戏厂商构成无版号运营游戏,也不应 一刀切 地上升到刑事责任,利用 口袋罪 非法经营罪来惩治。在实务中,无版号运营游戏也大多都是按照责令游戏运营公司删除全部相关网络出版物、并处罚款来处罚。

近日,经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2021 年 10 月至 2022 年 4 月,法院陆续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马某等 50 余人有期徒刑 6 年 3 个月至 1 年不等的刑罚。

涉案公司开发了多款网络棋牌游戏,设置代理负责统计每一局的游戏积分,按照相应比例在线下进行结算并抽头。代理介绍他人进入游戏参与赌博,也可以获取抽头返利。游戏内开发了额度设置、自动统计输赢积分等功能,给游戏代理提供辅助。有玩家多次向平台投诉,但客服人员会根据马某的授意,用统一的话术进行敷衍,对赌博行为放任不管,掩盖违法事实。经查实,从 2020 年 7 月至案发,该游戏平台涉案赌资高达 11 亿元。

2、消极处理玩家投诉:玩家多次向平台投诉,但客服人员会根据马某的授意,用统一的话术进行敷衍,对赌博行为放任不管,掩盖违法事实。

因此,房卡棋牌游戏平台客服在收到玩家涉赌投诉时,一定要及时上报,公司需对涉赌投诉内容及时进行排查,并对涉赌账号采取封禁措施。

广州艾斯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20 年 1 月,企查查显示其有多款已注册软件著作权的作品。除吉相天成外,该公司股东还有广州原力互娱,主打 ARPG、MMO 类产品。此前,多家游戏自媒体报导,该公司在 2021 年已估值约 2000 万元,获得多家游戏厂商投资。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艾斯西公司在解散后已成立清算组对公司进行清算,清算组在清算过程中发现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应由清算组向本院申请破产清算。申请人滕文韬以艾斯西公司股东身份向本院申请对艾斯西公司进行破产清算,不是适格的申请破产清算主体,故不予受理该破产清算申请。

新冠疫情的影响,加上多月的版号停发、游戏行业监管趋严,多种因素结合下,上万家游戏公司倒闭,也有多家大型游戏公司裁员,游戏行业门槛逐渐提高。

在这样的情形下,根据《2021 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21 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 2965.13 亿元,比 2020 年增加了 178.26 亿元,同比增长 6.4%,游戏行业收入提高了。

同时,国内冷峻形式也倒逼了中国游戏企业的出海布局,2021 年游戏出海规模进一步扩大,自主研发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 180.13 亿美元,同比增长 16.59%,且仍在持续增长。元宇宙概念在游戏领域也逐渐占领发展势头,各大游戏厂商均在布局着力突破,力图使玩家产生新的购买动力。

无论是市场环境的优胜劣汰,还是监管、经济环境的寒冬盛夏,游戏公司应当始终秉持创意、创新、技术为核心竞争力的原则,努力开发优质的原创精品游戏,合法合规运营游戏。

近日,合肥市肥东县公安局依法吊销一家电竞酒店特种行业许可证。这是电竞酒店入驻肥东以来,县公安机关首次吊销特种行业许可证。

2021 年 8 月份,肥东县公安局在进行检查时发现,某电竞酒店存在未按规定登记住宿旅客信息,不按规定登记未成年人父母或监护人信息、联系方式等违法行为,被公安机关依法处以警告并处罚款五百元。

2022 年 1 月份,肥东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和新城派出所联合检查中,发现该电竞酒店依然存在之前的不按规定运营行为,民警对其采取停业整顿 1 个月,罚款 20000 元的处罚。今年 5 月底,肥东县公安局民警对该酒店进行突击检查,发现该电竞酒店工作人员仍旧存在不按规定登记住宿旅客信息的情况,民警随即固定证据,依法对该酒店进行处罚。

由于该电竞酒店 屡教不改 ,多次受到公安机关处罚后仍旧我行我素,在充分调查取证后,办案民警依法对该电竞酒店开出 重磅罚单 :吊销特种行业许可证。

《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 21 条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

电竞酒店以电竞游戏为特色吸引消费者入住,虽然目前法律尚未将电竞酒店纳入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执法部门在界定电竞酒店接纳未成年人入住时对其违法性、有责性方面认定存在一定障碍,但电竞酒店的经营模式从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解释和法律适用来看,可以认定电竞酒店为具有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的营业场所,向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侵害了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2021 年,就有一家酒店因此被行政处罚两次,今年 5 月,宿迁市人民检察院诉被告某酒店管理公司向未成年人提供上网服务民事公益诉讼案宣判,这也是该领域全国首例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因此,电竞酒店应当严格禁止接待未成年人,需要在营业场所入口处显著位置悬挂未成年人禁入标志,按照相关规定依法合规运营,切实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权益,否则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6 月 14 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新修订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新规自 2022 年 8 月 1 日起施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表示,修订发布新规旨在进一步依法监管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促进应用程序信息服务健康有序发展。新规共 27 条,包括信息内容主体责任、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分类管理、行业自律、社会监督及行政管理等条款。

新规要求,应用程序提供者和应用程序分发平台应当履行信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建立健全信息内容安全管理、信息内容生态治理、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未成年人保护等管理制度,确保网络安全,维护良好网络生态。

从新规条文来看,主要仍是对互联网信息内容提供者和应用分发平台的普适性规定,与游戏厂商仍然有着密切联系和监管要求。游戏厂商通常都是应用程序信息服务提供者,于旧规相比,新规对应用程序信息服务提供者提出了更多监管要求。游戏厂商需要注意:

(1)必须严格落实玩家真实身份信息认证,禁止向未成年人用户提供诱导其沉迷的相关产品和服务;

(3)游戏推广时禁止诱导玩家下载。具体来说,其推广的游戏广告素材中:①不得包含虚假宣传、捆绑下载的内容;②不得通过机器或者人工刷榜、刷量、控评等方式,或者利用违法和不良信息诱导玩家下载。

(4)发现游戏软件存在安全缺陷、漏洞等风险时,应当立即采取补救措施,按照规定及时告知用户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5)建立健全全流程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加强风险监测;在个人信息处理活动方面,遵循合理公开、用户同意、最小必要规则。

此次新规并未规定具体罚则,仅是明确了 违反本规定的,由网信部门和有关主管部门在职责范围内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因此,如果游戏厂商产生了违规行为的,网信部或其他有关主管部门,仍会依据上位法或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来行使执法权利。

6 月 12 日消息,近日,一张《福建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小组关于防范 NFT 违规风险的提示函》 ( 下称《提示函》 ) 在社交媒体广泛流传,该文件提及为防范交易场所违规参与 NFT 活动风险,就福建省交易场所涉 NFT 相关活动作出 不得未经批准从事 NFT 交易、不得违规变相参与 NFT 活动 等四条提示。

《提示函》指出,近期市场出现大量 NFT ( Non-FungibleToken,非同质化代币 ) 产品。NFT 作为一项区块链技术应用,金融化后容易与诈骗、炒作、洗钱等非法活动关联,引发连锁风险。要求福建省交易场所不得未经批准从事 NFT 交易。 目前我省尚未批复任何交易场所从事 NFT 相关业务,交易场所不得擅自上限 NFT 相关交易品种、违规从事 NFT 相关交易。 ( 华夏时报 ) 。

文件重点强调对四类风险的防范,具体为:防范金交所违规跨区域展业风险、防范金交所违规面向个人展业风险、防范 增信 背书 业务风险、防范金交所参与违规融资风险。

虽然文件要求的是福建省交易场所不得开展 NFT 交易相关活动,而市场中很多做 NFT 的平台,不属于文中所指交易场所范畴。但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如果 NFT 平台交易具有投资等金融属性的 NFT,则相应平台可能会从实质认定角度,被定性为交易所,进而受到相应监管要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