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 30, 2022

运动心理学硕士在职业电竞俱乐部的三年

2019年4月,临近硕士毕业的我收到猎头的通知,我在经历了层层面试和筛选后获得了FPX电子竞技俱乐部全职心理老师的工作,怀着激动、忐忑以及对体大、对北京的不舍,踏上了这段为期三年的未知旅途……

这三年有很多令我热泪盈眶的瞬间,有选手在比赛结束后,挥舞着我给他的小纸条大喊“洁洁老师,洁洁老师,制胜之道,制胜之道!”、有我们在巴黎夺冠后的狂喜。也有很多挫折的瞬间,此刻依然清晰的记得,刚进队伍时,被否定和质疑,晚上下班回家,坐在拖鞋上缩成一团默默哭泣……当这些都变成回忆的时候,所有的荣辱悲欢,都显得如此的珍贵和难忘。

作为一个几乎没有任何游戏经验的人,在刚开始接触队伍的时候,内心充满了对未知挑战的期待、好奇,以及暗下决心想要做好的心情,以及时时刻刻,要与自己的孤独为伴。

进队伍前,细细的在各种渠道了解每一位选手的职业生涯状况、过往采访记录以及性格特点,方便初始谈线年的主队(LPL队伍)处在上升期,从默默无闻到世界赛夺冠给大家带来非常多惊喜。选手们的性格也有非常大的不同,有的选手非常健谈,我们在小区散步并且沟通,可以一口气讲两个多小时,有的选手则不擅长表达,基本上有问题都是简单的回复“是”、“不是”、“没有”“我还好”等。

对于一个比较新的领域,前人留下的可以借鉴的经验非常少,国内外的文献也非常有限,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观察总结和摸索。开始时,我进行了大量的观察和记录,记录队伍每天的配合状况,大家交流是否积极,是否有冲突发生,是否有人有其他的事件影响到大家,以及思考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有哪些事情,是我可以做,并且确定对队伍的帮忙是在正向的维度,最差是无用功,但是一定不是负向影响的,在想要做任何干预的时候,我都会非常谨慎,并且时常想到张力为老师讲过的一个“点球实验”(就是说,在关键的时刻、紧张的时刻,有时候站着不动,反而是好的,多做有可能带来负面的影响)。以下是我在队伍中做的事情:

俱乐部的房间很紧张,一开始申请咨询室,发现没有合适的房间,后面我自己在基地各处搜寻,发现了一个弃用的小仓库,就尽心把它做了清理并且购买了简单的沙发等,做成了我的咨询室,有了这样的一个空间,无论是做咨询、开展小的团体活动还是上心理课,都方便了很多。

虽然一直都有给选手做全体心理健康筛查的想法,但是线年开始,在心理健康筛查的时候发现,有部分选手的压力指数、焦虑指数、抑郁指数比较高,也有选手会经常产生自杀意念,电竞选手的心理健康问题不容忽视。

心理健康筛查,一方面可以发现和反映选手的心理健康状况,同时在与一些状态不稳定的选手的咨询中,也能够发现队伍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对于心理健康筛查中指标比较高的选手,在做进一步的测量和访谈后,有明显抑郁症症状的,会建议转介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在我加入队伍以后,就一直积极推进引入科学的保障体系,找专门的康复体能团队帮助队伍处理伤病问题以及帮助大家增强体质。康复治疗受到大家的普遍接受和喜欢,因为不需要选手的主动努力,被动接受就好。体能团体课程和体能一对一课程,推进一段时间后,慢慢的就没有坚持下去了,虽然有无数的研究结果证明,有氧运动对于选手保持竞技状态非常有帮助,但是选手们的接受程度还是比较低,很难坚持。

队伍中常备的一些营养品如:褪黑素、各种维生素、鱼油、护肝片、辅酶q10等。根据队伍的需求购买及分发。

比赛需要选手保持长时间的兴奋及专注,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根据自我控制的资源理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自我控制资源会下降,如果不能够得到及时的补充,会使得选手的竞技表现受到影响。加上比赛的持续时间很长,以英雄联盟为例,季后赛B05如果打满,有可能持续4~5个小时,能量消耗是非常巨大的,因此,在加入队伍后,我就逐一跟选手讨论,他们比较喜欢的能量饮料,并为每个人准备属于自己的能量补充方案,在赛前、每一局的局间,定时定量给选手提供。19年全球总决赛的赛场在欧洲,欧洲买不到国产红牛,我们就不远千里的把红牛放在行李箱带去柏林、马德里和巴黎。

有一些选手和教练习惯是比赛当天,完全不吃东西的,全靠肾上腺素撑着,这样的时候,我会建议他们适当补充糖分等。当然,稳定的在赛前补充能量,也可以作为赛前行为程序的一部分。

根据队伍和选手的状况,定期撰写心理报告给管理层,一方面同步选手的状况,同时提出需求和给出建议。

比如,有选手提到,比赛局间休息室(类似传统体育的更衣室)的人过多,使得自己没有办法专注讨论,我会在进一步确认状况后写出报告,并且想办法解决;或者比如在观察中发现某个人处在话语权很低或者“受气包”的位置,我也会跟教练沟通,请教练鼓励选手多表达,同时教练也会跟其他选手分别一一谈话,请其他选手给那位选手多一些肯定、尊重和表达空间。

19年的时候,一直有一种说法就是FPX这个队伍,常规赛很厉害,到了季后赛就会拉跨(当然19年春季赛输给JDG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大家的这个信念)。到了夏季赛,队伍以排名第一的成绩结束了常规赛,如何让大家能在季后赛也有良好的表现,并且拿到世界赛的门票,就会变成非常值得关注的事情。

因此,在取得教练和领导层的认可后,我们设置了BO5模拟比赛,赛制和赛前准备都尽可能跟比赛保持一样的节奏,跟选手们强调这样做的意义和目的。很明显会发现在模拟比赛的时候,大家的唤醒水平是高于训练赛并且与比赛有一定程度接近的。最典型的一点是,中间一个选手因为个人原因不得不暂停,暂停的一刻,他很急的喊说“兄弟们,这2万块的罚款我交了,我得去XX一下。”(比赛中那种情况暂停的罚款是2万)。

一个FPS项目的管理找到我,说队员在下午训练赛的时候,很难集中精力,导致整个下午的训练效果不佳,跟管理做了充分的沟通后,我们决定在下午训练赛开始前,带大家做一点正念呼吸和正念拉伸,帮助大家提升下午训练赛的状态。

根据队伍的需求和比赛节奏,给队员上集体心理课,包括“压力应对”、“正确的认识紧张”、“赛前心理调节”、“正念冥想”、“目标设置”等。在课程中,增加互动小游戏、增加课程的趣味性,会更容易被选手所接受。

在咨询室中,大家脱了鞋子,围坐在软软的地毯上,做一些小游戏、分享彼此的感受以及做些简单的自我暴露,如:20个自我、优势八卦、近期发生的感受深刻的事情等。团体辅导可以帮助大家在一个暂时脱离了训练比赛的环境下互动和交流,增进彼此的理解,为更好的配合跟协作打下基础。

在一些重要的比赛前,帮选手做心理预案,目前看是非常好的干预方式,在预案的制定过程中,我也会使用其他队员或者教练的资源,比如,某个选手提出,自己前期如果出现操作失误,就会产生强烈的自我怀疑和内疚,导致自己后面无法正常操作以及没办法跟队友正常交流,在跟这个选手做赛前预备方案的时候,我会跟他讨论在失误的时候通过深呼吸和默念提示词(我们一起设置了3个提示词)的方式进行自我调节,同时跟他的队友进行沟通,在他出现失误的时候,第一时间来鼓励他和提醒他。

有时也会提前准备所有队员在相同危急时刻的心理预备方案,在生死局开打之前,写在小纸条上发给每个选手。以比赛结果和选手的赛后反馈来看,赛前心理预案,起到了很好的调节作用。

心理咨询以教练和选手的咨询为主,有部分选手是非自愿来访,教练或者管理觉得选手有些问题需要解决,选手并不这样认为,所以咨询前期倾听、共情、以及承诺保密等就会变得很重要。对于不擅长自我表达的选手,我会尝试使用OH卡牌作为辅助。

也有持续的比较长程的咨询,比如每周一次,持续十几次,陪伴选手走过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做好澄清目标、发掘资源、识别可控因素与不可控因素,帮助选手了解当下的行为方式与过往经历的联系,以及跟选手一起讨论未来等,也有过跟中文很差的韩国选手通过简单中文+简单英文+简笔画的方式进行交流。

当个体认为自己身后有一个长期的、稳定的、强有力的社会支持系统可以与自己共同分担压力时,个体所感受的压力就会相对降低。竞技压力情境下的社会支持会显得尤为重要,在压力情境下,给到选手一些支持、照顾和互动,并且鼓励选手之间的互相支持。

例如:外出比赛帮选手带枕头、晚上做宵夜时,帮选手也做出一份,记住选手的饮食喜好,选手生病的时候,提供力所能及的关心和照顾等。所以也常常会出现一些状况就是,选手牙痛会问我说要去哪里预约牙医,或者口腔溃疡了怎么办,以及想吃很甜很甜的蓝莓去哪里买。

以上是我在队伍的主要工作内容,还有很多其他琐碎的事情,比如日程的协调、陪选手做商务拍摄等,均不在此赘述。

这三年的电竞工作经历,我做了很多的尝试,有的收效良好,有的效果一般,有如下总结和反思供大家参考:

随着电子竞技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资本投入,很多明星选手所受关注度和自身身价都越来越高,对于一些在这个领域耕耘很久并且很有影响力和话语权的选手,如何能够更好的跟他们建立信任,完成配合跟合作,是检验心理工作成效的关键,也是心理工作者需要更多思考的方向。

越是明星选手,需要承受的期待和压力越大,在这样的前提下,如何帮助他们保持平常心,做好自我管理,不为外界赞誉、诱惑、批评、诋毁所淹没和压垮,也是需要选手自身的自制与反思、俱乐部管理及态度以及心理老师的引导所共同努力的。在与明星选手的配合和工作上面,目前很多心理层面的干预很难真正的贯彻和实施。

从选手刚进入电竞行业的时候就教他们去熟悉一些竞技心理的规律、应对竞赛压力的方法、如何更好的自我控制等,在他们真正面临巨大风暴之前,提前帮大家编织情绪的降落伞以及自我调节自我保护的方法。这样的工作常常可以事半功倍。因此,未来的心理工作者,也可以多关注年轻选手的心理健康教育和竞技心理技能的培养。

活动范围很小的环境(很多俱乐部吃住训练是在同一栋别墅)、重复的生活(睡觉、吃东西、打游戏)、单一的现实层面的社交(训练基地常年就是那么些人)、巨大的压力(竞技压力、舆论压力)、工作本身缺乏安全保障(随时有可能被淘汰),再加上平均受教育水平不高,以及很大比例的选手、教练和从业人员来自于单亲家庭。一系列因素的叠加,使得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很容易出现心理疲劳问题(或者也可以称之为职业倦怠),在职业生涯的某个时期选择中断或者终止职业生涯,比如一些明明实力非常超群的选手,选择在家休息一个赛季,远离职业环境,或者一些知名的教练,放弃俱乐部百万年薪的offer,选择休息一年或者更久的时间,这样的事情在这个领域不止一次的频繁发生,大家普遍的表达是“累了”、“没有动力了”、“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者更简单的表达“就是想休息”……

用一位资深从业人员的话讲,就是“做电竞,特别是完全投入的做电竞,真的太费人了。”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和风险(成绩不好很可能就丢工作),并且要时刻面临不可控的事件,致使这个行业的很多从业人员都处在心理疲劳的易感阶段,我自己的感受是,在这一点上,这种压力和竞争以及职业本身带来的不安,甚于传统体育。

传统体育的很多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处于体制内编制,哪怕成绩不好,结果也不至于到失业或者退圈,运动员也是,有的运动员在职业期间拿到各种证书或者是大学的文凭,毕业以后可以分配到各个省市或者凭借成绩进入大学深造,但是电子竞技在这些方面的保障,目前处在非常不完善的阶段。使得从业人员面临更大的风险。

在俱乐部的工作充满压力和挑战,如何照顾好自己的身心健康,以及在保护好自己身心健康的前提下,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督导和朋辈小组就会显得尤其重要。徐守森老师、温筱茜博士还有我,我们三个在2021年8月发起了“运动心理朋辈支持小组”,目前小组内有24位成员,大家以两周一次的频率,以线上督导的形式进行活动,活动内容包括案例分享、工作经验分享等。张力为老师和姒刚彦老师在有时间的时候也会莅临指导。

同行的经验分享和讨论、大家彼此之间的支持和帮助,给了我非常大的力量。期待我们运动心理学工作者能够更加紧密的联合起来,更多的交流分享,一起进步,能够把这个领域的科研和应用都做的更加扎实,也把运动心理学的市场能够慢慢的拓展开来。

电子竞技由于其自身的特点,练习这个技能本身没有门槛设置,有大量的青少年有机会参与竞争(这点与一些需要从小专门训练的传统体育项目非常不同),职业生涯短暂,除了极少数选手天赋+努力能够打职业到25、26岁,其他的选手早早就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还有一些联赛本身影响力比较小,有可能做一段时间联赛会突然取消,或者俱乐部突然裁撤掉某个游戏项目不继续做,这都会直接导致一批人要立刻面临失业的风险。

竞技本身的压力也非常大,有选手会在半夜不止一次的从梦中哭醒,或者有教练员因为比赛压力连续2天没有吃任何东西,有管理在重要比赛开始一周前就开始失眠睡不着……

市场化的机制是冷血、无情、优胜劣汰,成王败寇,因此相比于体制内,市场化的机制,使得从业人员面临更大的压力和不稳定性。这也为比较大的心理压力、比较高发的心理问题提供了现实层面的土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